首页 |  媒体聚焦 |  藤县要闻 |   风景如画 |   旅游美食 | 民俗文化  专题栏 |  党旗飘扬 |  典型先进 |  走进藤县
当前位置:首页 > 风景如画
 
繁华远去思礼洲
作者: 记者 全淦枚 通讯员 许景才 | 时间: 2016-6-27 | 来源: 梧州日报

藤县思礼洲远眺。郑彬昌 许景才 摄

岛上有很多个石阶,方便岛民出入渡口。

屹立在洲头的樟树已有数百年历史。

黄燮伟和86岁的老父亲黄业新住在村里,两人有空就会拿出黄氏族谱翻看。

思礼洲上岛码头,村民黄谷华拿着一袋从县城购买的米糠,等待渡船靠岸。

思中小学是思礼洲上唯一的学校,如今只剩一名老师和两名学生。

如今岛上只剩下80多名老人居住,他们平时喜欢聚在村里唯一小卖部闲聊。

早上十点,初夏的太阳已经高挂空中,晒得土地炙热。藤县思礼洲码头渡口的斜坡上,黄谷华蹲在树荫下,在他的脚旁放着一大一小的两袋东西,袋子里装的是他刚从城镇购买的生活必需品以及用来喂鸡的米糠。他默默地看着远处江面上驶来的船只,等船只向渡口靠近了,两手一提,便提着大袋小袋走向渡口。

黄谷华今年63岁,是思礼洲的居民,像他这样居住在岛上、有需要时才出岛的老人有80多位,他们是这个曾经人口密集、生机勃勃的洲岛目前仅剩的常住居民,他们也是思礼洲最后的坚守。

船运兴家

思礼洲位于藤县县城西北面、距离县城11.3公里的浔江中,面积0.71平方公里,是藤县天平镇思中村委会驻地,曾经人口多达2500多人,岛上居民楼林立,但基本都是上世纪80年代砌成的水泥房屋,外墙布满了风雨侵蚀的痕迹。

思礼洲南江面狭窄,水流湍急,“以前岛上四周基本都是礁石,尤其是洲头,加上过往船只太多,这一带经常出现沉船事故,所以来往船只路经此地就得思考行礼求佛保平安,故取名思礼洲。”思中村村委主任唐养光说,因而有“急不过思礼洲”之说。

船是思礼洲人与岛外世界相连的唯一交通工具,岛上两岸每隔一段距离便可以看到一个小码头渡口,这是村民自行用水泥在岸边砌起的台阶作码头渡口用,拾台阶而上直达岛上村道,有的就建在居民楼门口,出门就是渡口台阶。因而村民要出岛,朝着屋子大喊几声,船只的主人就会出来开船。

因岛上资源并不丰富,礁石多田地少,这让思礼洲人学会了靠水吃水。“村民靠行船起家的有不少,岛上这些楼房基本都是在上世纪80年代时村民行船赚了钱后修建的。”唐养光看着滔滔江水感叹道,村民都靠船过上了好日子。如今除了外出打工之外,依然有三、四成的思礼洲人在做船运生意。

寂静坚守

“现在只剩下80多个老人还居住岛上,大家都搬出去了。”唐养光对思礼洲感情可谓复杂。

作为土生土长的思礼洲人,却因不便捷的交通让他和家人早早就离开小岛搬到县城居住,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楼房在岛上。思礼洲原本是一个人口密集,生机勃勃的洲岛,但是由于岛上交通不便,以及长洲水利枢纽蓄水后村民担心整个洲岛都会被水淹等原因,村民们逐年搬到县城居住,有能力的就在县城买房或买地盖楼,经济条件差一点的就租房。“这是一件特别无奈的事,如果在洲岛上能够得到发展,可以满足我们的生活需要,我们也不会举家搬走。大人要赚钱养家,小孩要读书,但这些在岛上都得不到保障。”

思中小学是思礼洲上唯一的学校,如今成为一所“麻雀学校”,只剩一名老师和两名学生。思礼洲人口多的时候,思中小学学生有很多,还走出了不少的大学生。但随着人口外流,学校学生人数直降,学校逐年破落,还一度停办,直到近两年才恢复教学。唐家姐弟唐三妹、唐木火因为家庭经济等原因成了学校恢复教学后的仅有的两个同年级学生,今年秋学期他们就要升到三年级了。

黄燮伟老师的妻儿都搬到县城居住,他跟老父亲居住在岛上。每天,学校和家就是他生活的全部。